正文 第十章:医病

    这种病以前叫y瘴,听老一辈的人讲,十里八乡的就杏花村有人得这种怪病,所以外面的人都说是杏花瘴,这病多发生在未经人事的成人男子身上,送去县城里的y铺去看,连坐堂的郎中都不知道该怎么治,病情延误大多被烧坏了脑子,变的痴痴傻傻的。一时间村里人谈到此病当真比那绝症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后来有一个游方伶医经过此地,刚好碰到有人犯病,有人带他去看,只见他也不把脉,叫人脱了k子看了情况,就说:马上替他找个nv人圆房,否则迟了人就傻了。

    病人的家属都将信将疑,可实在又没有什么好办法,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连夜的送进城里,进了一家j院,待第二天一早,果如那伶医所说,病人醒了过来,这家人自是对老伶医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那老伶医说:你家少爷因受了男nv之事的刺激,才得此魔障,你们送他去j院解决此事,那些个nv人个个都是妖媚之身,虎狼之t,那会顾惜你家少爷的身t呢病虽好了,以后却烙下病根,身t肯定是大不如前了。

    这一家人听了自是恻然,但是命总算是保下来了,也算是万幸。后来村里如有人得了此病多照此法医治。

    晓慧弄清了病因不再去医务室,立即匆匆的返回家里。见了铭顺躺在床上昏迷不醒,也顾不得羞耻,掀开ao毯,用手摸了摸那一柱擎天,只觉烫如烧炭,坚y如铁,掰都掰不动,心里更加确定了,这铭顺定是昨夜受了什么刺激已至冲了脑子。

    想到昨天夜里睡到半夜就听见这俏寡f家闹出好大的动静,定是这狐媚子使了手段诱h我家铭顺,心下恼怒,有心让她来帮铭顺度了这难关,却又怕她妖媚之身损了铭顺的元气。

    正自犹豫不决,一想到这ao病最是凶险不过,半点耽误不得,从昨夜到现在,已经耽误了好长时间了,再有半天时间,烧了脑子,便是神仙也是救他不得。说不得只有自己s下治疗了。一念至此,再无犹豫,下楼关了院门,上楼进了铭顺的房间,细声的祷告了一番:晓慧为了救陆家的子孙,不得已行的此事,希望陆家的列祖列宗不要怪罪于我。

    说完,款款脱了上衣,褪了k子,伸出纤纤玉手摸着铭顺的头,看着他的眼神充满柔情,真个是妖娆之t,妩媚之躯,任是金刚佛陀看了也是心动,怪不得村里的精壮汉子都对她垂涎三尺。

    晓慧翻身床上,抱着铭顺滚烫的身t厮磨了一阵,待下面热翻滚,难以自持就起身跨坐在铭顺的身上蹲下身来,扶正他的尘根,分开下面小嘴的r唇,对准勾缝中的泉眼,缓缓坐下,哪知这根如意b太过涨大,晓慧又久疏男nv之事,急切之间竟难以吞下。

    下面的小嘴直感又涨又痛,一ggs麻像电流一般在身t乱窜,晓慧闭着眼睛,咬着嘴唇,扭着肥g慢慢研磨,细细品咂。待整个吞没,浑身抖了一抖,如同没有了骨头一般倒在铭顺的身t上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动作,晓慧娇柔的身躯香汗淋漓,眉眼如丝,她是敏感的身子,柔弱的t质,那承受得了如此凶器,只得趴在铭顺的身上,扭动双g缓缓磨动,每一次的拉伸,收缩都会带出一丝研磨的豆浆,沿着雪白的磨盘边缘流下。

    晓慧渐渐适应了这根铁杵,动作加快了起来,t内热夹着风雷翻滚滔天,一层接一层的冲向下面的那条细缝,洞口隐隐有决堤之忧。

    抬头看向铭顺,见他还是紧闭双眼,心下不禁着急,暗骂自己的身子不争气,才那么j下就如触电一般浑身s软,气力全无。铭顺还没到,自己却高c迭起。好在还有时间给自己使出手段施为。想着想着,下面就窜出jg电流冲进脑子里,再也顾不得羞涩大叫着呻y了起来。

    晓慧半蹲在铭顺的身上,手扶着膝盖,腰间用力,雪白的磨盘低着磨芯缓缓转动,没过一会就手腿麻软,下面那两厚唇紧紧的咬着铁b,时间久了竟也是酸软,丝丝口水随着动作四下飞溅。

    待伸手摸往s处,哪里早已变成一泽国,低头看去,一根黝黑的磨芯立在篙c,抵着自己的两肥g,下面的那张小嘴把这个磨芯吞吞吐吐,晶亮的豆浆就顺着磨芯缓缓的落在一蓬黑se之间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男欢女爱 版权所有 © http://bcw19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